嗨,你好。

既然今晚跑去看了《這一夜,women 說相聲》,不趁機聊一聊似乎太藏私…… 但回想的一幕幕快轉得千頭萬緒,真不知道從哪講起……

從7:30入座開始,氣氛就有點陌生,第一次進劇場看相聲表演,想不到居然是在美國、形單影隻一個人,就算興奮也沒辦法對誰說什麼,自顧自拿起手機開始打遊戲…… 第一個閃過腦海的想法居然是:早知道就買一台 DS …… XD

可能是表演性質趨於靜態;也可能是觀眾年齡層比較高 (¯▽¯;),場內秩序一直都維持得很好,更精準的是8:00立刻熄燈、下音樂,主要演員的阿雅和楊婷也馬上高八度嗓音登台!比上次《五月天》在 L.A. 開唱《離開地球表面》的嚴重拖棚,品管優質許多 ^^"。

『相聲』原本是兩個人撐完全場的說唱藝術,《這一夜,women 說相聲》稍稍突破了這點,改成「母機帶小雞」形式,由舞台功力深厚的方芳主導,加上阿雅、楊婷的雙聲帶幫腔,一下子就熱鬧起來啦!
這可以由我後方的大姐笑聲之淒厲得到應證—— 她不但笑氣獨到,笑點也與眾不同 ——好幾次都是全場沒笑她先笑;全場笑…… 她笑得更花枝亂顫!!完全掩護了我渾厚的武將式笑法 XD!真該好好謝謝她……

《這一夜,women 說相聲》開宗明義的主題就是 women,整場繞著『女人心事』打轉。
賴聲川的劇本寫得真不錯!首先,他用一個很有趣的觀點帶入『女人與相聲的關係』:說古早時期的女性根本沒有發言權,怎麼可能在說唱藝術這一塊發展?!所以最原始、最前期的女性說書人其實是大家口中的—— 潑婦!!!(原來我傳承了潑婦血統啊 XD)
所謂「潑婦罵街」嘛,罵得好可以讓左鄰右舍頷首同情;罵得不好連老公都不想聽…… 有道連政治名嘴都向潑婦取過經,才可以有今天殺人不用刀的功力…… 嘿,不錯唷,這開頭夠犀利!

接著,連番上了好幾段「同論不同調」的女人話題。所謂「同論」指諷刺了從古到今,社會持續給女人設了限、施了壓;「不同調」則是由於時代、背景遷移,設的限、施的壓內容也跟著大相逕庭……
例如講『身材標準』的橋段,我想全場女性同胞可能都是嘴在笑;心在淌血吧…… (T ▽ T)
現在的美體眼光是『瘦』,國小國中的女孩兒就嚷嚷要減肥!但如果妄想今天是 『唐朝標準』就天下太平的話,真的太小看父系社會了…… 『燕瘦風潮』換『環肥取向』,一定還是有吃不胖的女生愁眉苦臉;折磨自己、想盡辦法增重…… 唉,說得好真實啊…… (泣)

還有提到『戀愛病』的一段也很爆笑!方大姐要說服兩個年輕女孩『戀愛是病』的防治觀念,於是舉了一堆似是而非的例子……
例如談戀愛的人總是反反覆覆說同一句話而不自知 (老問對方「你愛不愛我……」 XD);甚至連情歌的詞也愛無限迴圈 (「我願意為你我願意為你我願意為你付出…… 」 XDD),正等同『強迫症』的病徵……
這讓我聯想到《艾蜜莉的異想世界》。電影中的小艾蜜莉不是接受醫生爸爸的心跳診查嗎?結果因為她太喜歡跟爸爸獨處,心跳加快,被判斷心臟有毛病…… (¯□¯ ||| ) 現實中或許沒那麼誇張?但其實,女孩子真的太容易被心理影響生理啊……
像我就覺得,我的臉在初來乍到美國時之所以大冒痘,說不定是覺得寂寞、想被關注的緣故…… (呿,是作息不正常的緣故吧…… 3_3)

但最最最高潮是正場結束後方芳的致詞!!!
方大姐說她近期就要退休了!像舞台劇這樣大耗體力的演出,說不定這是最後一場了!!

方芳的舞台神情、肢體、轉換各種說唱嗓音的技巧等等,真是一絕!那是多少年的表演經驗;甚至人生經驗磨練下來的心血!<("""O""")>
越是現場感受,越是驚歎不己—— 瞬間抓住全場節奏與注意力!高手高手高高手的等級!這樣的「藝術資產」如今已屆退休之年,不勝唏噓外,更從她的談話聽出來,她對表演藝術的後進是邊提攜邊擔心……

很佩服像方芳這樣的藝界工作者,用盡一輩子的氣力耕耘、收成,最後懸念牽掛的感情也是無私地著眼在整體水準、人員素質等大課題…… 你清楚看見她因此驕傲!而這份驕傲還美得讓人讚嘆—— 那麼專注的人生!!純粹動容的味道…… 我真的非常非常迷戀…… >///<

練字而黑了潭水的王羲之;寫詩而盲了雙眼的彌爾頓;還有情迷繪畫至無法釋放,自己割了左耳的文森梵谷…… 看起來都是很笨的作為、過於執著的情緒…… 卻不知道為什麼,特別讓我著迷……
牽繫了一輩子,像是對自己發過詛咒般的誓,要自己相信自己;要自己專一自己……

要自己為自己痴狂,終極倔強;要深深深深愛著,永遠不放。


我就是想成為那樣燦爛的人啊。


p.s1 又是好長一篇…… 雖然你說寫兩段就好,但「可精不能簡」的原則下真的很難啊……
p.s2 差點無法連線 (-__-bb)!驚覺到『每日一信』的罩門可能非關毅力,而在網路問題…… 這下只能靠運氣了啦……


與你分享一個奇妙的相聲之夜
願開心

Posted by kia1213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